轼西

cn:梅忱


主混足同欧美楚白,双皮奶同好快来找我!

【楚白】占卦

#不经常更了……毕竟开学惹……
#ooc渣文笔私设注意

(六)
“没杀过人,就江湖里传的风言风语那样,搞得跟真的似的,谁知道是不是为了明哲保身撒的谎?”胡铁花听到楚留香带回来的话,很不相信,毕竟在江湖里,谁还没杀过几个人啊。
楚留香也若有所思道:“这的确是不可能,但如果是真的话…”他又笑了笑,“这的确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你这老臭虫,又想干些什么?”
“我想干什么,恐怕你心里早就清楚得很了。”楚留香不拖沓,说完这句话便运起轻功消失在一片片树木中,徒留下似知未知的胡铁花自行思考了。

吕秀才最近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危机。
“最近店里来了个…来了个…公子”吕秀才憋了半天才把到口的粗话吞了回去,“长得挺…挺不错,但是掌柜的老去看,掌柜的去也就算了,小郭也跟着去,都不理我了!”秀才说到最后都快有哭腔了,旁边的大嘴小贝也急忙忙去安慰。
“放心吧秀才,就小郭那样的,没人跟你抢。”小贝似乎很老道,眯着眼一脸高深。
“莫小贝你什么意思,就算有,那人抢的过秀才吗?”
吕秀才这才苦着脸点了点头。
“又咋啦,一天到晚闲的没事做是吧。”
小贝见到跑了上去:“你还说,白大哥,上面客房里那位公子,可是要把嫂子和小郭姐姐的魂都勾去了。”
“诶…你们还别说,这公子来的挺蹊跷,这镇上平时哪有长得那么好看的人来…”
白展堂一听这话就不高兴:“敢情我就长得不好看了呗。”
莫小贝和大嘴却都一副“你在说笑吗”的样子,大嘴率先开口:“得了老白,就你这样的,蚂蚁群里都找不着你。”
此时的白展堂倒怀念起他暴露身份时候他们的崇拜劲了。
“等着,白大哥上去给你们讨公道!”
在三人的眼里,此时的白展堂突然就光芒万丈,倒使这间小屋子蓬荜生辉了。
“我们爱你白大哥!”在上去之时,莫小贝突然喊了一句。白展堂觉得挺好的,死的挺值。
讲真的,他和大名鼎鼎的香帅去讲道理,教训他?放眼江湖,白展堂可能是为数不多的人里面最凶狠的一个。
最不讲道理的一个。
白展堂在门口踌躇半天,才开口道:“请问您要些饭食吗?”白展堂掐的刚刚好,这正好是吃饭时间,也是上次楚留香吃饭的时间。
“麻烦了。”里面的声音不平不淡,对于白展堂的到来没有什么反应。
白展堂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突然愣了一瞬,随后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蔓延之势红了起来。他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几巴掌。这都想些什么,自己怕不是要去看看郎中了。
他把手里早准备好的饭端了进去,放在桌上,便开始对楚留香的教训。
“楚留香,你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不。”
楚留香也有点诧异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平淡回道:“我当然知道。”
白展堂憋了一会,才把那番话继续说了出来:“我也不跟你绕弯子,就这么说,由于你的存在,导致我们掌柜的和小郭现在无心工作,甚至影响到了秀才和小郭的感情。你说你吧,不去坐你的好船,喝你的好酒,偏来我们这小镇子干啥。”
楚留香这下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也许是白展堂说这话时气鼓鼓的样子惹人喜欢,他对这番话并没有任何的不喜,倒觉得好听极了。
“那依小白所见,我该怎么办呢。”
白展堂甚至都没有纠结他对自己忽然亲密的称呼,一本正经道:“能怎么办,快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楚留香笑道:“那可不,我舍不得小白。”
白展堂耳朵又红了,嘴上却不饶人,“你你你,我们没啥交情,你舍不得啥啊!”
见着楚留香眼里浓浓笑意,白展堂觉得他撑不住了,于是又鼓气般的大叫道:“楚留香你干啥啊!跟个流氓似的盯着我干啥呢!”
楚留香不会把心思放在无趣的人身上,他此时升起了一种想逗人的念头——白展堂于他,是个有趣的人。
“我说是,你会信?”
这下把白展堂堵住了,他说是也不好,不是也不好,他索性不回答了。
这下他只好认怂,道:“楚大哥…拜托您了,我可是给他们发过誓要把你送出去,这要是没送出去,我多丢啊……”
楚留香走到他面前,挑眉看向他,道:“小白,其实我此次前来,只是为了那个玉佩而已,只要你还了,我们就两清。”
还?怎么还?白展堂心里难受,酸酸的,他早把那玉佩当了,谁知道正主这时候找上门来。
于是他叹了口气,不甘心地走了出去。

(七)
白展堂又去偷了一家。
这下刚刚好,两千两银子齐了。白展堂心里石头也落下了。
只是那个玉佩……
白展堂其实也挺不好意思,那是他为了显示自己武功高楚留香一等才去偷的,结果真还偷着了,年轻气盛的他可高兴的不行,就把要还回去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捧着那块玉佩给姬无命炫耀,姬无命才提醒他还回去的事,结果这时候人都不知跑哪去了,白展堂第一次偷了这东西,还曾胆战心惊,怕这怕那,生怕哪天正主找上门来或者官府找来关了他,那段时间一直茶饭不思,无精打采,过了几个月后却仍然毫无动静,这他才吐一口气,又继续做他那自在逍遥的小盗圣。
其实说白展堂怕楚留香找来,也不是没有理由,毕竟在他刚得手后,楚留香就睁了眼,他俩好死不死还对上了眼神,这把白展堂吓出一身冷汗,愣了半秒后,以自己平生最快的反应速度跳出窗去,却不想楚留香在后面跟的死死的,在门口就把他抓着了。
白展堂忍住没出声,结果忍着忍着一不留神,唰一下,他面罩就被取了。
……
我靠!白展堂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他怎么会想到自己这么不小心。
白展堂本能地捂住了脸,看着愣了神的楚留香,头也没回跑了。
是的,传说中的一面之缘。
此时逃窜的白展堂根本不知道楚留香那时在想什么。
楚留香想着,这贼功夫不错,长得也很不错。
然后他摸了摸空荡荡的腰间,也只叹口气。罢了,总会再见的。
他当时无故这么想,也就这么实现了。

白展堂把大嘴和秀才都叫了来,把那钱给了他们,说道:“这次是特例,下次这种活我再也不干了,累死个人了。”
秀才一副苦口婆心样:“老白,你这是为我朝未来的花朵做贡献,你会被载入史册的。”
白展堂不屑,拿起桌上的炒瓜子儿,一口一口吧唧吧唧含糊不清道:“我已经载入官府史册了,就不奢求别的玩意儿了,这事你们必须办好,办不好提头来见。”说到最后还狠狠剜了秀才大嘴一眼。
秀才大嘴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不约而同看到了强烈的求生欲。
惹不起惹不起。
“放心吧老白,就这事一定办好!”
办不好也得办。白展堂心想。我为了这事可把楚留香都得罪了,办不好我可提头去见。

【楚白】占卦

#私设,ooc
#然后是日常渣文笔
#写得我脑袋是懵的

(四)
白展堂一骨碌爬起来,揉着屁股,咋咋呼呼没点好气道:“楚留香你干什么呢,别仗着你厉害就为所欲为!”
楚留香倒是笑了,“我怎么个为所欲为啊。”
“你认得我是谁你还说那样的话,啥意思啊你!”
“我有说我认得你吗?”
白展堂这下被噎着了,自己与他仅仅一面之缘,保不住这位多事儿的盗帅就给忘了呢。
这下他眼神躲躲闪闪,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说话。
楚留香可不在意,把着扇子轻轻敲桌,轻轻笑着,漫不经意问道:“小白兄弟,我那个香囊可否还我了?”
白展堂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大嘴和秀才见四下无人,悄悄商量起了他们的小算盘。
准确来说,是他们和老白的小算盘。
“诶大嘴,你说老白能筹到这么多钱吗?”
“放心吧秀才,就老白那个脑子,好歹也是个盗圣,偷也能偷来——哎哟你干啥呢!”
秀才狠狠敲了下大嘴的脑袋,正义凛然说:“这种钱我们怎么能要呢,我们要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啊大嘴。”
大嘴撇撇嘴,有点嫌弃,“你就在那瞎扯,保不准这件事啥时候弄好呢”

在楚留香近于温柔的目光中,白展堂终是甘拜下风。
他怏怏道:“楚香帅,算我求您了,可别再追那个东西了”
楚留香当然不会在乎,但他一副严肃样子任谁看了都觉得生气了,他道:“那香囊可重要了,你拿走了,我心神不宁。”
白展堂再傻也不相信这番话,“可别,又没偷你老婆,你来什么心神不宁。”
楚留香这下笑了,可他也没说话,白展堂默了半晌,才试探道:“那什么,没事我先走了啊——”
“站住。”白展堂硬生生在门槛处停了脚步,转过脸来僵硬笑道:“还有什么事吗”
楚留香抬眼:“饭你还没收拾”
“可这不是没吃多少吗?”
楚留香又笑了,白展堂发现他很爱笑,笑起来也好看得很,“我不饿,你拿走吧。”
白展堂刚走,楚留香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急急忙忙翻窗跳了下去。

(五)
白展堂刚下去,小郭就急急忙忙凑过来了,“老白老白,刚才那位公子怎么样?!”
“啥怎么样啊,还想我给你相亲呢哈?”
小郭觉得无趣,但还是不依不饶追问:“是不是近看起来更帅啊!”
老白不服了,嚷嚷道:“咋的,你白大哥不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那小白脸能跟我比”
“什么小白脸啊,你就嫉妒。”
“郭芙蓉我跟你说,就他那样的,不用比。”
小郭见着问不着,一溜烟就跑了。
秀才这时候跑过来了,“老白,小郭刚才跟你说什么呢。”
白展堂正不开心呢,见秀才撞上门来,没好气道:“秀才,看好小郭,免得哪天被哪个小白脸拐了。”
秀才一听这话急了,抓着白展堂就要问,白展堂可不想,一甩把秀才甩开,理都没理。

小郭不会善罢甘休,跑进房里打扮一番便向着楚留香房间过去了。
临上楼前,她又端了一壶水,捯饬捯饬自己的头发。
小郭叩门,里面过了好久才传出一声,“请进”
小郭一进门就在那傻傻的笑,连进门的措辞都忘得一干二净,惹得一向好耐性的楚留香都忍不住出声:“姑娘可有什么事吗?”
她这才恍然大悟般开口:“噢噢,我是想问您,需要茶水吗?”
楚留香不知道她的意图就怪了,可他需要知道关于白展堂的一些事,倒也没拒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就在小郭准备恋恋不舍出门时,楚留香出口留人,她可高兴,立马跑过去坐下,一气呵成。
楚留香还是那副笑意盈盈的样子,白展堂就曾屈服于这样的目光下,更不用说小郭。
于是她甚至不用怎么问,便把白展堂家底全抖了出来。
小郭出来时满面笑容,楚留香却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些什么。

【楚白】占卦

#逐渐变得极度ooc了起来
#私设
#一成不变的渣文笔

(四)
白展堂一骨碌爬起来,揉着屁股,咋咋呼呼没点好气道:“楚留香你干什么呢,别仗着你厉害就为所欲为!”
楚留香倒是笑了,“我怎么个为所欲为啊。”
“你认得我是谁你还说那样的话,啥意思啊你!”
“我有说我认得你吗?”
白展堂这下被噎着了,自己与他仅仅一面之缘,保不住这位多事儿的盗帅就给忘了呢。
这下他眼神躲躲闪闪,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说话。
楚留香可不在意,把着扇子轻轻敲桌,轻轻笑着,漫不经意问道:“小白兄弟,我那个香囊可否还我了?”
白展堂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大嘴和秀才见四下无人,悄悄商量起了他们的小算盘。
准确来说,是他们和老白的小算盘。
“诶大嘴,你说老白能筹到这么多钱吗?”
“放心吧秀才,就老白那个脑子,好歹也是个盗圣,偷也能偷来——哎哟你干啥呢!”
秀才狠狠敲了下大嘴的脑袋,正义凛然说:“这种钱我们怎么能要呢,我们要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啊大嘴。”
大嘴撇撇嘴,有点嫌弃,“你就在那瞎扯,保不准这件事啥时候弄好呢”

在楚留香近于温柔的目光中,白展堂终是甘拜下风。
他怏怏道:“楚香帅,算我求您了,可别再追那个东西了”
楚留香当然不会在乎,但他一副严肃样子任谁看了都觉得生气了,他道:“那香囊可重要了,你拿走了,我心神不宁。”
白展堂再傻也不相信这番话,“可别,又没偷你老婆,你来什么心神不宁。”
楚留香这下笑了,可他也没说话,白展堂默了半晌,才试探道:“那什么,没事我先走了啊——”
“站住。”白展堂硬生生在门槛处停了脚步,转过脸来僵硬笑道:“还有什么事吗”
楚留香抬眼:“饭你还没收拾”
“可这不是没吃多少吗?”
楚留香又笑了,白展堂发现他很爱笑,笑起来也好看得很,“我不饿,你拿走吧。”
白展堂刚走,楚留香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急急忙忙翻窗跳了下去。

【楚白】占卦

#ooc,私设
#渣文笔慎点
#我快没脑洞了orz

(二)
白展堂很累。
劫富济贫结果不小心劫了个有点料的,把白展堂累的够呛,来了个死里逃生,生死时速,这才勉强甩开了。
这破玩意,身手不错,钱没多少。白展堂掂了掂手里的袋子,心想着什么时候去济贫比较好。
刚抬头便迎面撞上了小郭,白展堂一直嗷嗷叫着痛一边赶忙把袋子藏了起来。
“哎哟喂——”小郭揉着头也不甘示弱似的叫着痛,惹得佟湘玉跑过来,急急忙忙问发生了什么。
“白大哥走路不看路!”小郭大声嚷嚷,白展堂心里其实有点气,这怎么还变成贼喊捉……
白展堂想到这停住了。
谁贼也没他贼。
“行嘞行嘞小郭”佟湘玉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摆弄着头发,“你就整天跟展堂较劲,较劲个啥呀你”
白展堂立刻凑和上去,嘿嘿笑着:“湘玉啊还是你护我!”
佟湘玉嗔怪道:“别耍贫嘞,快去干活!”
“得嘞!”

白展堂现在又变回了那个小跑堂的,此时正午时候,日头毒辣,人烟稀少,树叶迎着光也闪的亮晃晃,白展堂惬意躺在门框边享受着难得的好时光,眯着眼倦意袭来,他半昏半醒的睡着了。
“这位小兄弟?”
白展堂被人拍了拍脸,睁眼便是一抹白,刺的有些晃人眼,他摇摇脑袋,又是一副精神样了。
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拍拍屁股,甩布挂肩,一气呵成。
结果看到那人的脸的时候,白展堂又踉踉跄跄差点再倒下去。

(三)
楚留香?!
白展堂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但他转念一想,管他是什么,只要他不惹我,我也不必计较这些劳什子关系。
况且那天,带着面具,谁看得出来。
此时的白展堂庆幸自己当初的英明举动了。
思及此,白展堂又用上了那副调调,道:“请问是打尖还是住店”
楚留香看着他,眼梢嘴角都带着笑意,白展堂被他看的不自在欲出口时,他又忽然地敛了眉眼,淡淡道:“住店。”
“好嘞这边请!”白展堂跑在前头带路,却没注意到后面审视般的目光。

楚留香怎么会认不出来。
那就是前几天遇到的那个打扮成道士给他们算卦的那人。
他当然也知道他是白展堂,是白玉汤,是小跑堂,也是江湖有名的盗圣,传说中杀人无数的盗圣。
楚留香自认看人功力不浅,他可看不出这盗圣有什么杀人无数,穷凶恶极之处来。
“来,这里就是房间,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白展堂欲走,楚留香出声道:“麻烦小兄弟了,舟车劳顿有些饿。”
“稍等,马上给您送上来。”
白展堂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文化人就是文化人,吃个饭都能说成这样。
白展堂把饭端上来的时候,看见楚留香端正坐着,闭目养神,于是他把盘放好,叫道:“这位大哥,给您送来了。”
“谢谢了。”他睁眼,轻轻一跳,慢步走至椅子旁坐下,执起筷子开始吃食。
结果白展堂走至门口,楚留香忽然出声道:“小兄弟看来功夫不错,刚才进来我竟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白展堂又一踉跄,结结实实摔倒地上。

【楚白】占卦

#我流楚白
#有ooc,私设
#可能是幼儿园文笔
#我会努力填坑

(一)
将近黄昏,白展堂还是没接到一个客人。
白展堂不甘心,拼命朝着过路的人招手揽客。
堂堂盗圣连续三天路边摆摊竟然颗粒无收?!
这种事要传出去,白展堂怕是要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了。
这不,白展堂眼睛一扫,便盯上了一个身着雅致富贵的公子来。
再一盯,妈哟楚留香!
白展堂内心真实的慌得一批。
他想跑,却也来不及了,他已朝这边走了过来。
“公子算个卦吗,”白展堂强作镇定,瞄了眼他旁边的胡铁花,还不忘耍贫,又加多一句,“两人同行一人免单啊!”
楚留香一时竟未言语,反倒是胡铁花大大咧咧道:“小兄弟算的卦准吗?”
白展堂一看机会来了,朝衣服一抹手心的汗,心想着赚钱重要,就笑脸盈盈上去了:“当然准,不准您当着众人面砸了我招牌我都不会眨一下眼。”
说是这么说,照着白展堂这种二流功夫,要是准,那倒是老天给他网开一面了还差不多。
到时候跑了就好,这么想着,白展堂摸了摸脸上的易容面具。反正这摊子不是他的,砸了就砸了吧。
远处的姬无命打了个大喷嚏思考起了人生。

那楚留香总算是开了口:“小兄弟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再推脱。”说着便伸出了手,示意他来看。
白展堂兴致勃勃探过头去看,又假模假样摸了几下,摇头晃脑故作深沉道出了自己想了半天的托词:“公子最近桃花运很旺啊,但我看你印堂发黑,有不测之灾,”他顿了顿,看了下神色淡定的楚留香,“只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公子你呢,熬过这劫,可能会遇到自己的命定姻缘嘞。”
“小兄弟可当真啊。”
白展堂抬头,对上了那人玩味的眼神,然后做出了那个让他后来有点后悔的决定——他想也没想,不假思索道:“当真。”

#桃花酿每天都在被惦记

一个粮少到不得不自产的萌新
#文笔特渣 ooc

闻师叔的桃花酿又被盯上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人是薛师叔。

宋居亦和黄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又勾搭上了,一琢磨,敲定今晚要喝两坛闻师叔的桃花酿,边喝边赏月,顺便撩几个漂亮香客小姐姐来玩玩。他俩说干就干,制订好了计划后,马不停蹄地去实施了起来,而后又不出意料的顺利拿到——闻师叔只会练剑,从不注意他的桃花酿还剩下几坛。
正当他俩美滋滋的一人一坛酒拿着往金顶上面跑的时候,却被每日雷打不动地站立在金顶旁玉虚宫而如今似乎在到处乱逛的薛长老拦住了去路。
宋居亦有点发怵,他打心眼里尊敬薛道柏,可这尊敬又带着点惧意,于是在被薛道柏眼神示意下递过酒坛时,他更怕了。
谁不知道这桃花酿是闻师叔珍藏啊!
谁不知道薛师叔和闻师叔私交甚笃啊!
虽然通常是薛师叔单方面对闻师叔叨叨。
果不其然,薛道柏晃了晃手里的酒坛子,道:“这是你们闻师叔的?”
宋居亦慌张地看向黄乐,却发现他早已把头低的让宋居亦无法与他对上眼神了。
呵。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宋居亦心里愤懑,却又无可奈何,脑子一时乱糟糟,弄了好久才发现刚才那句话似乎也在针对自己。
宋居亦最后只好硬着头皮道:“那坛酒的确是闻师叔的……”
薛道柏皱眉,随即又舒展了开,道:“这坛酒你可喝过?”
“没有”宋居亦此刻回答乖巧的不像个刚把师叔的桃花酿偷了还被人抓现行的人。
宋居亦听着半天没动静,好奇抬头看了眼。
然后他看到了,一坛见底了的坛子。
宋居亦很知趣地走了,当然没有拉上黄乐。
自那之后武当传,那天的黄乐在那里足足站了五个时辰,薛长老依旧没有放过他。

“就为了一坛酒,没必要让那小师侄站那么个时辰。”
“谁叫他们拿了连我都难喝到的桃花酿。”薛道柏好像还不服气,要与闻道才辩嘴似的。
闻道才似乎愣了一下,随即起身走到桃树下,掘开泥土,捞了一个泥坛子,也是仅剩一坛的桃花酿。
“你要想要,拿去便是。”
薛道柏突然笑道:“我不要了。”
“有师弟在眼前,干吗还要那桃花酿呢?”
闻道才听此缓缓低头,沉声道:“师兄”
“嗯?”

那天的武当满地斩无极。萧居棠看了看远处的又一次亮起的剑阵,在武当奇观上这样写道。

关于故事,以及如何写一个故事。

Lantheo:

昨晚的失眠产物醒时再看完宛如厌世(我cp:你仿佛是黄老邪),但除了那些孤独来孤独去的东西,我确实有点关于“如何建构一个故事”的经验想谈。


建构故事或许是我写作过程中最为痛苦的事。我很少为我的文笔感到担忧,甚至一度想要走l'art pour l'art的路线,没有人看得懂也无所谓,文字为文字而美。


但后来我意识到我还是喜欢故事,我喜欢有人能看懂并分享我的故事,这显然不是砸五六段辞藻堆砌能做到的。


我做这种分享,大概就像学习的时候,作为一个某科目的差生,你永远没办法从该科第一的身上获得学习经验。你要找的是一个和你同样薄弱的人,然后努力地一起往前走。


以下,关于故事,以及我如何试着去写一个故事。




很多时候,文的灵感绝非来自一个既成的故事,而是一闪而过的念头。



克拉克·肯特在龙卷风中救了父亲并暴露了自身的超能力怎么办?这是《星辰暗面》。


我想让蔺晨给萧景琰洗头发。这是《昔别春风起》


艾瑞克·兰谢尔要与一个蓝眼睛的王子结婚。这是《蓝眼睛条约》。



好了,就此打住。现在念头有了,如何写一个故事呢?


选项A,你可以片段灭文。选项B,你需要一个大纲。


是的,大纲。作为一个一直拒绝列大纲的人,我在不知道多么漫长的执拗坚持之后终于屈膝了,我需要大纲,大纲能够拯救一个不会写故事的人。


那么现在你开始做大纲了。你给自己做了一个无形的、可调整的框架,现在要发挥它的作用:往上放东西。


这时候你需要一个故事。


我觉得既往的失败往往就是出现在这里的。你需要一个故事,但你只有一个念头,你该如何用一个故事把这个念头承载进去,并最终将故事引向这个念头呢?


你要开始“寻找”,寻找一切。


有些寻找是简单的,比如一个承载他们的世界,故事的背景板与人物的舞台,这个往往是与念头一起出现的:原作向,各种paro或者AU,某条突然加入的设定等等。


有些当然是极度艰难的。你有了舞台,你把人物(在同人里,我们都对人物知之甚多)放上去,你有一个闪闪发亮的念头,或者现在叫做核心情节放在那里。他们都是木偶,是呜呜呜的小火车,只要有了牵线和轨道,就自然会动作,自然会抵达。


最最困难的终于来了。在那个最激动人心的情节之前,如何找到一个相应的故事线呢?


选项A,你可以做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片段灭文。选项B,去折磨你的大纲。


第一步是从无到有。不要对你初步的故事过于挑剔,也不要对一个初生的故事抱有太高期望,更不要让这些近乎虚荣的东西影响你创造一个故事。作为一个在“建造故事”上显出弱势的人,你有了一个故事,你的大纲架子上钉好了重要的几个固定钉,让它的主要结构不会随着东西越来越多而崩塌,这就是第一步的胜利了。



我想看他们的关系崩裂三次,最终还是找到了彼此→第一次因为x,第二次因为o,第三次因为xo。


这是《告别从未成功》。



一个老套的故事,是不是?但总归比没有强。


现在那条通向核心情节的路已经挖开路基,再努力一点,把它铺转垫石,浇上水泥沥青,说不定还能种点花花草草。


细化你的情节与人物。


这世界上有种说法叫英雄之旅,即所有的故事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故事,像古典神话中的英雄那样,出发、遇险再回归。但除非你想写一个浩浩汤汤的人物史诗,你的情节所涉及的都只是这种“天下故事一大抄”中极为微小的一个切面。甚至你可以反对这种万千归一的理论,你的故事独一无二。


但如果你想写一个传统意义上,并不靠超现实和不知所云取胜的故事,这个微小的切面必须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读者会因顺畅的情节设置走进你的故事,而非因不必要的突兀和逻辑欠佳,像鞋里进了沙子那样急急忙忙地跳出。


你的情节要尽量做到丰满与丰富。“丰满”意味着有起承转合、抑扬顿挫,给读者足够的激昂,也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丰富”意味着有足够多的细节支撑这些起承转合,就像有契合的零件,总要有源源不尽的润滑油。(天呐这不是个敏感词吧)



前情1:戴安娜到达哥谭→她要找蝙蝠侠→蝙蝠侠是和ARGUS交手却能全身而退的人→她作为一个亚马逊人,需要了解防控超人类的ARGUS


前情2:戴安娜把拥有的ARGUS和卢瑟合作的资料给了露易丝·莱恩→换取莱恩手里一个神秘失踪的韦恩养子的信息→戴安娜怀疑韦恩与蝙蝠侠有关系


主要章节内容:超人到哥谭捉小丑,但他遇到了戴安娜→戴安娜去查看韦恩宅邸→小丑炸了韦恩宅邸来引出蝙蝠侠→超人见到了戴安娜,他监视她→他跟着她找到了失踪两年的蝙蝠侠


超人准备再次动手→戴安娜要救蝙蝠侠




于是我们有了最终想要的情节:失踪两年的蝙蝠侠去了哪里,以及超人和神奇女侠打了起来。这是《星辰暗面》。



足够完备的情节胜过足够华美的辞藻。一个轻松跳动、反转、出人意料的情节,或是一段令人目不暇接的故事起伏,会比扔上一篇炫技的文段要强。当你想写一个传统故事,情节永远是根基,文字是华彩。


并且,远比影视剧作宽容的是,写作一个故事会极大包容你的反情节倾向和小情节爱好,也就是说,只要它们没从故事里飞出去,飞出去一点也不要紧,只要你能说服读者,说服自己,它就是可以被接受的。



alpha在台阶上救了一个昏迷的omega,第二天omega说他要去警察局。alpha觉得你要报案的话我绝对配合做笔录。omega说没事我去上班啦,我就是个警察。


这是《同居有风险》。



然后是人物。人物与情节相辅相成,互相作用。


对人物的把握总是极为危险的。如果你要原创一个角色,你要想尽办法在一具泯然众人的骨骼上填补血肉,用尽全力去填补背景,才能让ta脱颖而出,吸引受众。但在同人写作,你已经对人物有一个大致的概念,甚至所有人都对人物有一个大致的概念,这种看似的便利往往成为一种极具欺骗性的威胁。


也就是说,哪怕你对某个人物了解再多,你也不可能用一句话、一个词去概括ta的形象。一千个人对ta有一千种看法,而你要试图在作品中表达你所深信的那个版本。


你要去写ta。


浅层的人物塑造很轻易,尤其对同人而言。拿星盾的金发帅哥是美队,有套索的希腊女神是WW,大超红蓝浩克绿,铁人老蝙都有钱。他们的模样、衣饰、言行、习惯、爱好、口味甚至都已经既定,我们知道谁英勇无畏,知道谁形容猥琐,知道谁冷峻不合群,知道谁苦大仇深。


但不代表这样就能说明“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你必须把他们投入情节,然后让情节产生压力。只有在一重一重压力的打击下,在一次又一次残酷的考验之中,他们的选择才真正昭示了真实的他们。


你不仅要让蝙蝠侠看到哥谭二十年犯罪如野草,看到神明降临中大都会的惨状,还要让他在举起氪石矛的时候听到“救救玛莎”。


你不仅要让超人在毁灭日面前决定与露易丝告别并为人类献命,还要让他经受世界无穷无尽的质疑和媒体毫不留情的鞭挞。


只有这种时候他们才真正显示出角色的本性。他们在绝望中崩溃,在重压下屈膝,在两难抉择中生不如死,在失去一切后历火弥新,然后我们看到真正的善良与美,真正的牺牲与无畏,或者是否真正爱着一个人。


这才是角色最为迷人的地方。



“朽坏的已经朽坏,凋敝的自当凋敝。”三日月说,“新的事物随之创立。”


鹤丸说:“我永远守护我宣誓守护的东西。”


这是《无远弗届》。



那么如何去把握角色的这种选择呢?


通常而言我们说“共情”,而且是一种随时为角色剧烈精分的共情。乔治·哐哐·马丁说你已经没机会天生家里有王位要继承,也没机会天生当个侏儒,所以你只能拼命代入,穿上他们的衣服和面容,代入他们的故事。


但我想说的是,不要只去代入那些非常重要的选择。


不要试图在选择的那一瞬才成为举起氪石矛的老蝙蝠,去代入他在快剪中消失的准备时间,去代入他的哥谭二十年。也不要在选择的一瞬才成为飞向毁灭日的超人,去代入他在星空下和电视前辗转反侧的夜晚,代入他在17岁后漫长找寻自我的隐姓埋名旅程。


不要等到了那个情节才去拼命思索角色会怎么做,干瘪地做出一些无趣的操作。代入之前的他们,梳理那万千个终于汇聚于此的细节,然后让人物自己做出选择。


注意,选择始终是人物的。铺路的是你,施压的也是你,放手让他们落入绝境的也是你,但最终做出选择的始终是人物,或者是你与人物同质的部分。


我觉得OOC可以是个伪概念,但批评总归是真实的。当你的角色做出了选择,批评随之到来,当然你可以坚持,但也代表这其中肯定是有一些问题,尤其是在大量批评出现的时候。


总而言之,在把大纲的架构填满的时候,我最理想的状态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念头,提起一个情节,投入许多人物,然后看他们自行输入输出,选择造成选择,前因指导后果;压力随着每个选择增加,最终将他们逼进最可怕的抉择,直到那一刻他们剖白自我,展现出你所深信不疑的、他们独有且光辉的灵魂。


越是饱满的情节越有利于你去挖掘人物,对人物越是深刻的理解越有利于你去创设情节。


以及,千万不要让我们最初提到的背景板限制你铺设情节和人物。你想写古风幻想,想写欧洲中世纪,想写现代的纽约或者巴黎,想写日本的平安或者大正,对于你的人物来说,它们没有什么不同。天地有凋换,容颜无迁改,施压的方式变了,情节的走向受限了,公爵殿下不能在月球轨道建基地了,不代表他们最根本的抉择会有不同。


我支持考据,我觉得考据是种态度,但考据不能成为故事的枷锁。没有人能掌握世界全部的知识,只是有些人掌握得多了一点,这种时候要么用浏览器塞不下的标签页和彻夜阅读疯狂弥补,要么试着避过。不了解的时候越是拼命去写,就越拙劣徒劳。


总之要开始写,一定要先开始写。不要用“我不了解xx国的法律”或者“我没去过xx生活”逃避。




当然我也会失败,我太容易失败了。没有失败就不会有这一大堆话,没有失败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但我觉得继续下去是种天经地义。搞故事真的使我快乐,哪怕它有的时候真的是自虐,但它真的会让我快乐。


我可能会拒绝搞故事,但我不能拒绝快乐。


只能说不断、不断、不断的失败教会了我一些东西。我终于在傲慢中开始学会低头学习,低头努力,知道有些办法而非虚幻的天分本身能让我走得更快一些。


我希望它对与我面临同样困境的朋友而言,多多少少会有点用。


还是像昨晚那篇的最后,不管我的经验助益与否,祝愿大家永远前行。